新书在线微小说天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天真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副标题#e#

  高瞻是个装修行业的小老板,虽然经营规模不大,但勤跑门路,拾漏补遗,却也没闲着,有房有车有票子,不像别人那样上班有时间限制,有的是闲情逸致。追了一位美女半年有余,但人家不冷不热,后来干脆另觅高枝。高瞻觉得与人家高官厚禄的男友无可攀比,便死了那条心,感情世界被伤害得支离破碎。

高瞻决定自驾郊游,散散心。

上清宫、仰口、北九水等主线已经玩腻了,高瞻便深入崂山腹地。崂山虽然规模不大,但腹地坐落着许多村舍,可谓星罗棋布,大都依山抱水,景色秀丽。

高瞻眼前突然一亮,一位姑娘出现在视野里。她穿着一身白衣裙,样式近似学生装,细细的腰肢一扎,不很丰满的胸脯显得恰到好处。齐齐的刘海齐肩的短发围起一张娃娃脸,那么清纯可人。

高瞻下了车,随意地浏览着,一部分眼光始终锁定着那位姑娘。姑娘走他也走,距离渐渐拉近。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,高瞻怦然心动。姑娘又回头对他一笑,这一笑深深地烙上了高瞻的心头。

高瞻紧走几步,直接对姑娘发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才才。”

“猜不出来。”

“谁让你猜了?”

高瞻回家后,才才的倩影常常浮现在眼前。高瞻觉得自己不是个多情的人,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,但自从见了才才,就坐卧不宁,像一个钟情的少年维特。

几天后,高瞻耐不住思念之苦,再次驱车前往。他来到那个秀丽的村庄,选定一处最佳视角,守株待兔。

缘分就是这样,冥冥之中好象神使鬼差,才才向王珂这边走来,还是那身白衣裙,白得一尘不染。

高瞻迎上去,大胆地表白:“才才,我喜欢你。”

才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?”

高瞻一时语塞。“跟我一起走走吧?”

“好啊。”

高瞻喜出望外。高瞻走到哪里,才才就跟到哪里,他俩慢慢地走进了青山绿水中。

风在欢快地吹着,树在悠悠地摇着,鸟儿在比赛着歌喉,阳光透过树叶洒了一地斑驳。

才才随意地采着野花,柔软的裙袂随风飘荡。她多象一只蝴蝶,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翩翩起舞,整个世界都陶醉在她的笑声里。

高瞻爱意潮涌,拉才才入怀,对着那张天使般纯净的笑脸,深情地吻了下去。

才才象小猫一样,在高瞻的怀里蠕动着。高瞻血脉贲张,继而雄起。

才才感觉到了下面鼓起了硬硬的东西,好奇地说:“那是什么?给我看看。”

“不……”高瞻尴尬得哭笑不得。

“不理你了。”才才气呼呼地跑开了。

高瞻很惭愧,他爱才才爱得心疼。不久,高瞻就把才才娶回了家。

高瞻渐渐发现,才才真的是“天使”,不适合人间烟火。她不通任何人情世故,家务活一点不会干,智力堪比儿童。

一年后,宝贝儿子出生了,取名高才生,在爷爷奶奶的呵护下长大。儿子秉承了妈妈的遗传,上了六年学,总共认识了三个字。但独立做了两笔生意:上万元的摩托车被他卖了十块钱,又花十块钱购进了一部小轿车(玩具)。

  

  #p#副标题#e#高瞻是个装修行业的小老板,虽然经营规模不大,但勤跑门路,拾漏补遗,却也没闲着,有房有车有票子,不像别人那样上班有时间限制,有的是闲情逸致。追了一位美女半年有余,但人家不冷不热,后来干脆另觅高枝。高瞻觉得与人家高官厚禄的男友无可攀比,便死了那条心,感情世界被伤害得支离破碎。

高瞻决定自驾郊游,散散心。

上清宫、仰口、北九水等主线已经玩腻了,高瞻便深入崂山腹地。崂山虽然规模不大,但腹地坐落着许多村舍,可谓星罗棋布,大都依山抱水,景色秀丽。

高瞻眼前突然一亮,一位姑娘出现在视野里。她穿着一身白衣裙,样式近似学生装,细细的腰肢一扎,不很丰满的胸脯显得恰到好处。齐齐的刘海齐肩的短发围起一张娃娃脸,那么清纯可人。

高瞻下了车,随意地浏览着,一部分眼光始终锁定着那位姑娘。姑娘走他也走,距离渐渐拉近。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,高瞻怦然心动。姑娘又回头对他一笑,这一笑深深地烙上了高瞻的心头。

高瞻紧走几步,直接对姑娘发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才才。”

“猜不出来。”

“谁让你猜了?”

高瞻回家后,才才的倩影常常浮现在眼前。高瞻觉得自己不是个多情的人,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,但自从见了才才,就坐卧不宁,像一个钟情的少年维特。

几天后,高瞻耐不住思念之苦,再次驱车前往。他来到那个秀丽的村庄,选定一处最佳视角,守株待兔。

缘分就是这样,冥冥之中好象神使鬼差,才才向王珂这边走来,还是那身白衣裙,白得一尘不染。

高瞻迎上去,大胆地表白:“才才,我喜欢你。”

才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?”

高瞻一时语塞。“跟我一起走走吧?”

“好啊。”

高瞻喜出望外。高瞻走到哪里,才才就跟到哪里,他俩慢慢地走进了青山绿水中。

风在欢快地吹着,树在悠悠地摇着,鸟儿在比赛着歌喉,阳光透过树叶洒了一地斑驳。

才才随意地采着野花,柔软的裙袂随风飘荡。她多象一只蝴蝶,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翩翩起舞,整个世界都陶醉在她的笑声里。

高瞻爱意潮涌,拉才才入怀,对着那张天使般纯净的笑脸,深情地吻了下去。

才才象小猫一样,在高瞻的怀里蠕动着。高瞻血脉贲张,继而雄起。

才才感觉到了下面鼓起了硬硬的东西,好奇地说:“那是什么?给我看看。”

“不……”高瞻尴尬得哭笑不得。

“不理你了。”才才气呼呼地跑开了。

高瞻很惭愧,他爱才才爱得心疼。不久,高瞻就把才才娶回了家。

高瞻渐渐发现,才才真的是“天使”,不适合人间烟火。她不通任何人情世故,家务活一点不会干,智力堪比儿童。

一年后,宝贝儿子出生了,取名高才生,在爷爷奶奶的呵护下长大。儿子秉承了妈妈的遗传,上了六年学,总共认识了三个字。但独立做了两笔生意:上万元的摩托车被他卖了十块钱,又花十块钱购进了一部小轿车(玩具)。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手机看微小说小说就来http://m.xinshuxs.com/lweixiaoshuo/
新书在线移动版 m.xinshu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