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在线微小说传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传奇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副标题#e#

  再平凡的人也会有一段耐人寻味的传奇!

  其间有三年没有见到白果,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。

  "白果回来啦,白果回来啦……"人们争相传播着这一爆炸性新闻。

  白果不再象以前那样喜欢说笑,却多了几分精神,多了几分凝重和几分沉稳。他几乎整天坐在土坯垒的床沿上,怀抱一把很破旧的二胡,"吱吱哽哽,"拉一段忧伤呜咽的曲子。样子似乎又很可笑,眯着眼,晃着脑袋,如同忘记了整个世界!拉完会抽一根纸烟,小平头,一毛找的"拖拉机"。

  老贺说:"果,你拉得是啥玩艺儿?叫魂哩!也不怕孤魂野鬼来找你吗?”白果沉吟了一会淡淡地笑了笑说:"拉得是心,听得音,魂自有归落,怎么叫得?鬼不可怕,人才可怕哩!"老贺眼瞪得象鳖瞅蛋,头上直冒冷汗,嘴巴张得象小瓢子,半天合不拢……"娘来,果中邪了,一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身,这话能是你说的?"老贺惊魂未定地感慨。白果笑笑不语,伸手又将二胡拿起……

  一次,我竟然无端地被白果拉出了眼泪。他狠狠地抽了几口烟,然后咽了下去,烟雾又从两鼻孔冒了出来,飘散开来象《西游记》中的瑞气祥云!"兄弟,咳咳"白果清了清嗓子,道出了三年的经历!

  那夜,白果做了一个梦,梦里姑姑说想他,放心不下,又偏偏没能给他弄一家子人家,对不起那世的爹娘和兄弟……姑姑哭,白果就醒了。

  天未亮,白果就步行向姑姑家去了,宋圩子离姑姑家八十里。一路上白果想爹娘死得早,姑姑屎一把屎一把把他拉扯大,那59年60年又是怎么熬过来的……

  姑姑见到白果很欢喜,又是割肉又是杀鸡,一脸好气色。人的命仿佛真由天注定,有几人能参透玄机?就在当天夜里,姑姑一命归西!

  几个老表哭,白果不哭。有人说:白果命硬;有人说:隔一皮,差一皮!

  白果在姑姑坟边搭了一个草棚,一住就是三年!这三年里白果遇一老者,老者光头,长须白眉,道骨仙风!老者白日要饭,晚上与白果住在一起。曲子是老者教的,二胡也是老者给的……

  白果仿佛一夜大悟,凡事应变自如,明达事理,乡人无不称奇!可谓士别三年,当刮目相看哩!

  

  #p#副标题#e#再平凡的人也会有一段耐人寻味的传奇!

  其间有三年没有见到白果,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。

  "白果回来啦,白果回来啦……"人们争相传播着这一爆炸性新闻。

  白果不再象以前那样喜欢说笑,却多了几分精神,多了几分凝重和几分沉稳。他几乎整天坐在土坯垒的床沿上,怀抱一把很破旧的二胡,"吱吱哽哽,"拉一段忧伤呜咽的曲子。样子似乎又很可笑,眯着眼,晃着脑袋,如同忘记了整个世界!拉完会抽一根纸烟,小平头,一毛找的"拖拉机"。

  老贺说:"果,你拉得是啥玩艺儿?叫魂哩!也不怕孤魂野鬼来找你吗?”白果沉吟了一会淡淡地笑了笑说:"拉得是心,听得音,魂自有归落,怎么叫得?鬼不可怕,人才可怕哩!"老贺眼瞪得象鳖瞅蛋,头上直冒冷汗,嘴巴张得象小瓢子,半天合不拢……"娘来,果中邪了,一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身,这话能是你说的?"老贺惊魂未定地感慨。白果笑笑不语,伸手又将二胡拿起……

  一次,我竟然无端地被白果拉出了眼泪。他狠狠地抽了几口烟,然后咽了下去,烟雾又从两鼻孔冒了出来,飘散开来象《西游记》中的瑞气祥云!"兄弟,咳咳"白果清了清嗓子,道出了三年的经历!

  那夜,白果做了一个梦,梦里姑姑说想他,放心不下,又偏偏没能给他弄一家子人家,对不起那世的爹娘和兄弟……姑姑哭,白果就醒了。

  天未亮,白果就步行向姑姑家去了,宋圩子离姑姑家八十里。一路上白果想爹娘死得早,姑姑屎一把屎一把把他拉扯大,那59年60年又是怎么熬过来的……

  姑姑见到白果很欢喜,又是割肉又是杀鸡,一脸好气色。人的命仿佛真由天注定,有几人能参透玄机?就在当天夜里,姑姑一命归西!

  几个老表哭,白果不哭。有人说:白果命硬;有人说:隔一皮,差一皮!

  白果在姑姑坟边搭了一个草棚,一住就是三年!这三年里白果遇一老者,老者光头,长须白眉,道骨仙风!老者白日要饭,晚上与白果住在一起。曲子是老者教的,二胡也是老者给的……

  白果仿佛一夜大悟,凡事应变自如,明达事理,乡人无不称奇!可谓士别三年,当刮目相看哩!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手机看微小说小说就来http://m.xinshuxs.com/lweixiaoshuo/
新书在线移动版 m.xinshuxs.com